宝宝穿越记(H)-分卷阅读5

记6

  “头儿,看我弄给你弄来了什麽!”一个抱著婴儿的高大男子走进了鹰腾IT的董事长办公室。
  
  “什麽?”坐在办工桌後的男子连头都没有抬,只是顾自的沈浸在手头的文件里。
  
  “呵呵,来,叫哥哥!”高大男子逗弄著怀里的婴儿,让她面朝办公桌,铁臂横在婴儿的腰腹间,牢牢的将婴儿固定在身上,一手挠挠婴儿的小脸,惹得婴儿频翻白眼。
  
  办公桌後的男子抬头瞟了一眼高大男子,却在视线触到那,||fen||nen的婴儿时一顿,放下手中的文件慵懒的向後椅一靠,双手食指相触置於鼻尖,眸中尽是调侃,“哪个女人给你生的?蛮可爱的嘛!”
  
  “这孩子才不是我的呢!”高大男子瞪大粗狂的牛眼,声音里充满了被兄弟怀疑的委屈,如果不看他凶恶的表情的话,还真会让人产生几分同情心。
  
  “哦?!”後椅的男子直起身子,两只手肘支在办公桌上,深遂的瞳眸微眯,就好像是一只盯上了猎物的豹子,危险难测,“那难道是我不成?!”
  
  “额!”高大男子挠挠头,“也不是,她...她是...是”看起来十分爽快的男子竟然磕巴起来。
  
  “是什麽?!”入豹美男漫不经心的追问,心里明白,这个做事一项少根筋的兄弟肯定又给他惹麻烦了。
  
  “头儿,我说了你可别生气啊!”高大男子只觉心内一阵紧缩,身上的毛孔皆因他们头儿的注视而战栗。虽然知道这句话说了等於没说,但不寻找点心灵寄托,他还真就不敢把自己酒後犯错的事儿给倒出来。
  
  “这丫头是...是欧阳家的种。”迟疑的声音充分说明了高大男子的心绪。
  
  听到了这个消息,被成为头儿的男子微微挑眉後便再无过多的表情,“欧阳家?欧阳涵?”
  
  “嗯。”高大男子点点头,声音几不可闻,头几乎要埋进了衣领里。
  
  “说说吧,怎麽回事。”
  
  “就是昨天.....”
  
  原来高大男子正是监控录像上潜进别墅的人──黑羽,他手里抱著的婴儿可想而知便是我们非自主‘离家出走’的小画晴。而办公桌後面的男子便是冥和睿的大哥欧阳涵的死对头黑鹰。
  
  昨晚黑鹰手底下的几个影子搞聚餐,地点正是画晴家附近的一间酒吧。几人平时聚少离多,此次出来自然都喝了不少,而平时最爱意气用事的黑羽更是被人灌得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了,偏偏这个时候有人提议说要给他们的头儿出出气。於是他们便把盯上了近在眼前的欧阳家的小别墅。想要顺出点东西给欧阳家一个警告,如此一来就算事後欧阳家要追究,他们也可以说这不过是个无伤大雅的玩笑。
  
  而我们正在兴头上的黑羽便自告奋勇,深入敌人内部,而影子的训练本能让他轻易的躲过的精神恍惚的欧阳冥的警觉。成功盗走了欧阳家的一个‘洋娃娃’,却未料走出欧阳家才不过两个小时,‘洋娃娃’便变成了真娃娃,不仅哭闹不止,且相当的暴力,距离她五十厘米范围以内的东西皆套不过被扔的下场,以至他那原本就杂乱的狗窝现在堪比二战现场。直到小家夥累极睡去,他才勉强眯了一个安稳觉,第二天天不亮就找隔壁刚升级的新妈妈给小家夥喂了食儿才算是消停。
  
  黑鹰听了黑羽的描述只觉现在自己必是满脸的黑线,谁能想到他绑架人家婴儿的理由竟荒唐至此。这样的理由说出去先别说人家信不信,就连他也丢不起这个人啊!
  
  “头儿,你看这...”黑羽看著自家头儿紧缩的眉头,心情愈加的紧张,不自觉的收紧了手臂,却忘记了怀里还有个脆弱的小婴儿。
  
  画晴觉得自己就快要窒息了,没办法,此刻唯有基础必杀绝技──哭。只见她小嘴一撅,眼圈一红,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
  
  而似有心灵感应的黑羽连忙松了臂力,他可是不想再领教那可怕的穿脑之音了。
  
  可见画晴对黑羽的训练是相当滴成功滴。
  
  黑鹰看著眼前上演的这一幕,心中直觉十分的有趣,连带得火气也跟著去了不少。不觉走出办公桌,伸手抱过手下怀中的婴儿,第一次感觉到那异常柔软的触感,仿佛只要他轻轻的用些力气便会将这小人儿捏碎了般。心中一抹温柔划过,第一次对孩子这种软体动物产生了怜爱之情。
  
  抱著小人儿头也不回的往外走,只吩咐黑羽道:“给欧阳涵打个电话,就说我介绍个小美女给他认识认识。”
  
  “是!”黑羽乐颠儿的领了命,如今头儿肯接过那孩子,就表示著烫手的山芋终於脱手了。他如何能够不高兴呢。
  
  黑鹰单手擎著画晴的小脚,想到兴许能够看到欧阳涵气急败坏的表情,心中就止不住的期盼毕竟想要在欧阳涵那只僵尸脸上看到多余的表情可不是那麽容易呢!




宝宝穿越记7

  “头儿,欧阳先生到了。”黑羽伏在黑鹰的耳边低声说道,“另外欧阳家的另外两位少爷也来了。”。
  
  “嗯?!”黑鹰闻言微微挑眉,逗弄画晴的手停了一下。看来这小家夥在欧阳家的地位还蛮重的嘛。“我知道了,请他们进来,另外吩咐佣人多添两副碗筷。”
  
  “是!”黑羽领命退出门外。“欧阳先生请随我来,我家少爷正在餐厅等候诸位大驾。”
  
  “有劳。”站在睿和冥身前的伟岸男子有礼的回道,周身寒气却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锐利的目光让人不敢迎视。此人正是睿和冥的大哥──欧阳涵。而此刻正站在他身後的睿和冥虽然焦急万分,却也不敢轻举妄动,深怕他们家这位冰哥哥发飙。
  
  一行人穿过欧式风格廊道,来到了黑家的餐厅,只见黑鹰此生正坐在餐桌旁的沙发上,而在他的腿上正坐著一个,||fen||nen圆润的小婴儿。
  
  “宝宝!”睿见到心肝宝贝平安无恙,激动得恨不得马上将她抢抱过来。却被他身前的大哥拦住了去路,无奈停步。
  
  而冥则是用眼睛细细的打量著画晴,直到确认她确实没有受到伤害才勉强收回担忧的目光,方才他之所以没有向睿一样的冲上去,并非是他不关心画晴。而是他明白,此刻他们并不清楚黑鹰劫走画晴的用意,若意气用事难免会使事情更加复杂难办,倒是想要救出他们的宝贝恐怕就没那麽容易了。
  
  “黑先生久候。”欧阳涵虽然是对黑鹰说话,但他的眼睛却投向了坐在黑鹰腿上的小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