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穿越记(H)-分卷阅读8

巧的跌在了他捂著小弟弟的手上,给他来了个二次伤害,伤上加伤。
  
  画晴看著自家大哥苍白的脸色,近抿的红唇,不禁咬著手指头检讨了一下自己,她刚才是不是太过分了点,不过这一闪而过的小愧疚在欧阳涵把她放在放著蛋糕的餐桌上的时候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欧阳涵现在只觉得他快要痛晕过去了,一路跄跄踉踉的直奔洗手间而去,现在他只想看看自己传宗接代的东西有没有坏掉,以後他可再也不敢小觑婴儿的杀伤力了,有些担心的回头看了看正坐在桌子上的画晴,将她一个人放在这应该没事吧,他马上就回来。咦,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怎麽好像在自家妹妹的眼里看到了幸灾乐祸的神情呢。一定是他疼晕了,欧阳涵晃晃脑袋,加快了奔向洗手间的脚步。
  
  而我们的小画晴此刻正因如愿的品尝到了美味的蛋糕而幸福的眯起了双眼,笑眯眯的看著那个踉跄的背影慢慢消失在门口,心里满是恶作剧成功的成就感,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只暗暗窃喜的小狐狸,憨气尽显。
  
  而这,正是睿和冥进入厨房时所看到的一幕,二人经花园化石後再次石化,谁能告诉他们,他们这个婴儿小妹此刻的表情为什麽会如此的魅惑呢。肉呼呼的手指头上站著白白的奶油,勾人的,||fen||nen小舌先是品尝似的舔舔,肉嘟嘟的小嘴将沾著奶油的小手指囊入其中,满脸的陶醉,星眸微眯,纯稚中带著与生俱来的娇媚。惹得两个本来思想就不纯洁的家夥难耐的咽了咽口水,蠢蠢欲动的欲望却被接下来的一幕打得粉碎。
  
  只见跪爬在桌上的画晴正欲向美味的蛋糕再次伸出魔爪,却因重心不足横摔在了桌子上,小脑袋正正好好的砸在了那脆弱无辜的蛋糕上,她挣扎爬起,奶油连同盛放蛋糕的纸盘一起念在了她的脸上,看得睿和冥是既心疼又无奈啊!
  
  睿走过去将她抱起,轻轻的取下纸盘,好笑的看著可怜兮兮沾满奶油小脸,轻咬了下那挺翘的小鼻尖,宠溺的说道,“贪吃的小东西,摔疼了吧!”
  
  “呜呜...锅锅...呜呜!”画晴委屈的哭嚷著,她怎麽这麽倒霉啊,好不容易尝到了点鲜,本来以为这回可以吃个够本了,却没想到只是手轻轻的一滑便使一切成为了泡影,难道真的是天理昭昭,报应不爽?!呜呜呜!她不要这样啦!
  
  “噢噢噢!”睿把画晴抱在怀里上下的颠著,顺便拍拍她的背给她顺顺气,嘴里还不停的哄著,“乖哦,小宝贝不哭哦,二哥哥带你去玩游戏好不好?!”
  
  画晴听了睿的话,更是‘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人家不要玩游戏,人家要美味啦!为什麽你不懂我的心!!!呜....
  
  “好好好,不玩游戏不玩游戏。”睿看著画晴强烈的反应马上没骨气的妥协了,“我们先去洗脸脸好不好?”温和的声音依然没能止住画晴的干嚎,睿有些无措的看著身边的冥,不知道接下来该怎麽办。
  
  “哎!”冥从睿的手中接过画晴,无奈低叹,这个笨蛋睿,什麽时候能改一下这粗心的习性,早在小宝贝在花园里对大哥投诚的时候,他就应该看得出来,这个小家夥有奶便是娘的性子,怎麽还拿那些一点吸引力都没有的‘游戏’来哄她呢。
  
  “宝贝乖,不哭哦,冥哥哥带你去吃糕糕哦!”他拍著画晴因哽咽而上下耸动的背,暗中对著睿使了个眼神,让他先去弄蛋糕。
  
  果然听了这话的画晴哽咽稍停,打著嗝对著眼前形象崇高哥哥撒著娇,“嗝,锅锅,锅锅。”小脸使劲往冥的身上蹭,演了一出兄友妹恭亲情大戏。
  
  而一旁又嫉妒又懊悔的睿只能一边揪著自己的头发,一边出去跑腿,给咱们的小祖宗买糕糕去。
  
  冥看著自己领口上的奶油,刚想拎著这个小坏蛋去清洗小脸,却被脖颈上传来的电流惹得呼吸一紧,他知道,那是小家夥的舌头,那软绵的触感他是再熟悉不过的,大概是自己脖颈上沾上了奶油,让这小家夥食欲大气了吧。尽管明白如此,他还是控制不住心中的邪念,自从上次的浴室失控後,他发现他根本无法抗拒那柔软的小舌头。
  
  厨房里一时无声,只剩下冥急促的喘息声,空气似乎有些甜呢。
  
  
  
  
  ------------------------------------------------------------------------
  
  
  今天突然有点事,欠亲们一章,明天或者後天补齐。




宝宝穿越记10(H)

  画晴丝毫没有感觉到周围空气的升温,只是对著眼前的美味进攻,本来她也是比较卫生的一个人,奶油弄到了脸上她也不想再吃,所以她方才的心情才会那麽的哀怨,可是当她看见那点点的白落在冥那丝滑却又透著力量美的脖颈上时,却突然觉得,那乳白的奶油是那样的可口,甚至要比它完好的时候更加诱人。於是食欲战胜了理智,不觉中作出了挑逗的动作。
  
  可一向在情事有洁癖的冥怎经得起如此的挑逗,他只觉得一股一股的电流从那张小嘴吮吸的地方一直传遍全身,最後集中在胯下的某点,让那儿越来越硬,最後竟然想要摆脱布料的束缚,在那支起了帐篷。
  
  冥不敢置信的看著自己的那话儿,他,他竟然因为一个小小的吮吸勃起了,而且对象还是自己未满周岁的妹妹,心里冒出浓浓的罪恶感,身体确因这罪恶感而更加的兴奋,以至於那话儿因充血而更加的坚硬如铁。
  
  “嗯~”他难耐的,||shen||yin出声,却被自己的满含情欲的声音吓了一跳,天啊!他怎麽可以,那是他的亲妹妹,还是婴儿的妹妹啊!冥越是这样想,身体就越是兴奋的要命,来势汹汹的欲望几乎将他吞没,身体里的邪念渐渐占了上风,看看身边的凳子,再看看依然吃的来劲的小宝贝,他顺著身体的渴望坐了上去,心里还不断的想著,反正宝宝还什麽都不懂,只要他不伤害到她就行了。代价就是他会好好的爱她,疼她,一辈子!
  
  冥让画晴站在他的腿上,圈著她的手依然紧实,方便画晴继续那无意识的挑逗行为,现在他还不想结束这带著罪恶的,||kuai||gan。爱恋的将那对圆润可爱的小足放在手中把玩,将它们放在自己的,||rou||bang上轻压,大手顺著那,||bai||nen的小腿一路上划,在小,||pi||gu上慢揉轻捏,虽然知道零岁的婴儿不可能有,||kuai||gan,但他还是舍不得那软嫩的触感。两手夹著怀中小宝贝的腋窝,却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