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穿越记(H)-分卷阅读9

用了不让她栽倒的力道,任由那双软嫩若无骨的小脚在自己的,||rou||bang上乱踩,他的架著画晴的力道掌握的很好,所以於其说是踩不如说是揉。
  
  冥陶醉的闭上眼睛,他的小宝贝正用那双小脚安慰著自己的大,||rou||bang,“哦!”这样想著,意淫自己妹妹的,||ci||ji化作电流将,||kuai||gan从他的,||yin||jing传到了脊背上,不自觉的挺动窄腰,恨不得让那小脚再用力些,将自己踩坏。
  
  而此时的画晴则觉得非常的尴尬,前世的兄妹相恋让她并不觉得冥的行为是在猥亵她,因为她清楚的看到了他对自己的感情,大概也是情之所至吧,也怪自己没有心数,竟然对一个成熟的男人做出那样的事儿,这一切都是她自找的,她没想到的是眼前这个男人竟然对现在的自己就产生了欲望,怎麽说她现在也还是个婴儿呀!却不知道,欲望的阀门一旦打开,就再难抑制,而画晴不巧正是碰到了那个阀门。
  
  她现在只想逃掉,虽然占著婴儿的身体,但里面的灵魂可是她双十年华的沈画晴,这种事就算是上辈子做她也一样的难为情。於是她胡乱的蹬著一对小脚,希望能够摆脱掉这种尴尬的境地。却因误打误撞踩到了冥的子孙袋,激得他一阵低吼,“哦!你这个小妖精!”声音因,||kuai||gan而沙哑,,||rou||bang又硬了几分。
  
  冥拉开拉链,抓过两只乱动的小脚,将它们并拢,让自己的,||rou||bang从脚窝处转入,享受那软嫩的紧致感,马眼上因,||kuai||gan冒出的点点乳液正好做了润滑,让他,||chou||cha起来更加方便,每次当那双小嫩脚到达他的根部是,精致的足跟就会踏在他的蛋上,给他带来更多的,||kuai||gan。真没想到,这双小脚竟然比他操过女人的,||xiao||xue还要,||ci||ji舒服,就不知道她的穴操起来怎麽样!
  
  冥开始将脚窝幻想成宝宝的,||xiao||xue,,||chou||cha的更加卖力,直到一阵极致的,||kuai||gan袭来,他知道他快,||yao||she||liao,将两只玉足握得更紧,窄腰加快的摆动的速度,他压抑不住的喊出声了,“啊啊...,||yao||she||liao...射了...射给你...射给宝贝...吼”一阵低吼,冥压下画晴的小脑袋,将大,||gui||tou塞进了她没牙的嘴里,让自己浓浓的‘牛奶’射给了自家的婴儿小妹。
  
  画晴被冥突然的动作吓傻了,本能的将口中的热液吞咽了下去,但由於热液太多,还是从嘴角流出了许多。
  
  冥看著这淫秽的一幕,只觉自己的,||rou||bang又有复苏的趋势,连忙拉起画晴,将自己的衣服整理一番,将那无法餍足的欲望压在心底,食指轻轻挑起画晴嘴角的‘牛奶’,不正经的调戏道,“小宝贝,哥哥的,||jing||ye好喝吗?这可比牛奶营养多喽!”说完,还将嘴巴凑到她的唇边,伸舌将那乳白色的热液舔入口中,顺将那樱桃般的小口含吮入口,吸的啧啧有声,但并没有将舌头伸入她的口中。他太清楚这个小家夥对自己的诱惑力,自己对她简直就是毫无抵抗能力,所以还是收敛一点的好。
  
  “嗯,果然美味。”冥说的当然是画晴的小嘴,抬头看看小丫头被自己裹得越发红肿的小唇,以及那水眸含烟的可怜摸样,只觉得刚刚压下的欲望有要抬起头来,再看看那双被自己握得通红的小脚,阵阵的心疼涌上心间,为了不让自己过度的欲望伤到她,只能将她紧紧的按在自己的怀里,嘴里发泄似的低吼道:“你这让人疯狂的小妖精。”
  
  却没有发现门外来了又走的高大身影。
  
  
  
  ----------------------------------------------------------------------
  
  我果然很变态,⊙﹏⊙b汗




宝宝穿越记11

  欧阳涵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从洗手间出来後,看到的竟然是自家弟弟奸淫自家妹妹的一幕,虽然还算不上真正的奸淫,但性质却是一样的。更诡异的是自己看到冥的那话儿不断的在那双白玉般的小脚中进出的时候,身体竟然会不由自主的战栗,他告诉自己那时气愤,对冥,||luan||lun行为的气愤,可心底有个有声音一直在说,那是,||kuai||gan,看到兄妹,||xiang||jian的,||kuai||gan,不然他为什麽没有进去阻止冥的行为,反而站在门外一直看到最後?!而且就在不久的刚才,那只小脚还曾踩过他的...
  
  不行!欧阳涵使劲晃晃自己的脑袋,他不能再想了,看看自己胯下那已经抬头的,||yin||jing,欧阳涵此生第一次不战而逃。是太久没找女人了吗,看来他得找自己情妇纾解一下了。
  
  欧阳涵急步冲向,||che||ku,牵出自己的奔驰,直奔他养著情妇的住处驶去。敲开门,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将眼前的女子裤子一扒,便将自己嚣张了一路的玉龙捅了进去,急速的抽查,大幅度的摆动。他现在只想快点泄出自己的欲望,才不在乎身下女人的感受。
  
  好在身下的情妇也算是床上的老手了,很快就适应了欧阳涵的粗暴,在他的身下婉转承欢,“嗯..嗯..欧阳..快..我受不了了..快被你,||cao||si了..”被欧阳涵捅了几百下後,情妇终於无法忍耐的泄了身,虽说凭借著高超的床技,她敢说她和欧阳涵是在床上绝对是最契合的一对,这也是她呆在他身边时间最长的原因。不过她知道,在欧阳涵的心中她也不过是个比较干净的,||ji||nv,她永远走不进他的心,这点从他从不让自己唤他的名字这点就能看得出来。可是今天,他却反常的急切热情,多年的情妇经验让她明白,这也许是他们最後一次上床了,这个完美而冷酷的男人恐怕是爱上了什麽人,否则他不会如此的纠结。
  
  女子,||gao||chao的紧夹并没有让欧阳涵达到欲望的高峰,他总觉得今天的操穴与平时不同,好像多了点什麽,让他感到亢奋不已,就战不射;又好像少了点什麽,让他无论如何也达不到,||kuai||gan的顶峰。直到脑海中浮现那张吮著手指的唇,那双踩过他,||rou||bang的玉足,才在女人身上猛烈的撞击数下,低吼出心中最深的欲望:“宝贝!”并将自己的精华泄在了女人的小腹上。
  
  将自己的欲望从女人的,||xiao||xue中拔出,欧阳涵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便转身离去,整个过程没有说一句话,甚至看女人一眼。现在他的心真的很乱,那声宝贝虽然说是一个对象模糊的称谓,但他心底再清楚不过自己喊的是谁。
  
  他坐进车里,并没有马上发动马达,而是点燃了一只烟,现在他最需要的就是理清自己的情绪,回想第一次见小宝宝的时候是在自己的死对头黑鹰怀里,她是那样安静的坐著,也许是因为还不懂事的缘故,她的眼里并没恐惧和害怕,整个瞳眸是那麽的晶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