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穿越记(H)-分卷阅读22

一种变态的欲望,但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他们爱惨了画晴,为了她的快乐为了得到她的爱他们愿意去做任何的事情。所以关於画晴以後是否会恨他们的这个问题,他们根本就不敢去想。
  
  可以说,欧阳文翰的这个问题正正砸在三个男人的痛处。
  
  “晴晴不会恨哥哥,晴晴爱哥哥!”画晴感觉到三个爱人的不安,连忙出声安抚,同时也为他们的不安而感到一丝甜蜜。这不正说明了他们爱她,在乎她嘛!事情会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她可算是罪魁祸首了,虽然前些日子因为他们过多的索求她也曾有些怨言,但她从不曾後悔过,前世父母的早丧,世道人情的冷暖让她明白,要找一个真心疼自己的人不容易,更何况还是三个。她不想失去他们,所以她选择用这种方法留住他们的心。
  
  “宝贝!”听了画晴的话,欧阳冥激动的吻了吻她的额,虽然画晴现在还小,也许不懂什麽是恨,但她的这句话无疑是给他们吃了一颗定心丸,是呀!他们怎麽忘了,他们的小宝贝是爱著他们的啊!
  
  “晴晴,你还小,你不懂这些,明天爹地就带你去夏威夷。”欧阳文翰看著小儿子的反应,知道他中毒已深,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通的,而且看样子,大儿子和二儿子也是弥足深陷,所以他选择釜底抽薪──带走女儿。这样,不仅可以给女儿一个正常的生活环境,还能让时间来治疗一切,有些东西随著时间的流逝是可以慢慢淡忘的。
  
  “不准!”三个声音同时响起。谁都不能将他们的小宝贝带离他们的身边,三个男人对视了一眼,早先提过的注意同时闪现在脑中,涵和睿默契的上前将父亲按在沙发上,既然他们不愿自拔,那就拉著父亲一起沦落吧!
  
  “你们要干什麽?!”欧阳文翰使劲的挣扎,不好的预感涌上心间,但他毕竟不是两个风华正茂的儿子的对手,反而是越挣扎,被按得越死。
  
  两人没有回答父亲的问话,只是向冥点了点头。
  
  冥将画晴放在了父亲的腿上,拍拍她的小,||pi||gu,“去取悦爹地。”
  
  画晴看看他,又看看另外两个男人,摇摇小,||pi||gu,好吧好吧!为了自己的幸福生活,她就牺牲一点色相吧!
  
  她解开父亲的衬衫,露出他麦色的平滑胸膛,小嫩手不断的在他的肌肤上游走著,到处点火,湿热的小口衔住父亲的一直红缨,先是舌尖轻挑,然後是密密的吸裹啃咬,最後到大声的咂吮,小手继续下滑,来到父亲已经支起的帐篷上轻轻揉搓。
  
  “哦!不行,这样是不对的,晴晴快住手!”欧阳文翰在欲望与理智间挣扎,他明明知道这样是不应该的,可那该死的欲望却不受自己的控制,反而比平时更加快速的鼓勃起,隐约间透著一种禁忌的诱惑。
  
  画晴的小脸已经来到了父亲支起的裤裆处,小心的拉开拉链,却还是被父亲弹跳而出的欲望砸到了小脸,她将那巨大的男根握在手中缓缓的揉搓,感受那不断变粗变硬的热棒,刚刚,||bei||cao完的,||xiao||xue有开始痒了,她舔舔父亲的,||gui||tou,用口水给父亲的,||ji||ba做润滑,然後直起身,在三哥的帮助下缓慢的坐下,将父亲的大,||ji||ba尽根吞进了自己的後穴之中。
  
  “噢!”欧阳文翰闷叫出声,他低头一看,自己的,||ji||ba已经完全插入了女儿的,||xiao||xue,哦!该死,怎麽会这麽紧!他压抑著想要,||chou||cha的冲动,不行,他不能这麽做,这是他的女儿啊!他的女儿正让他的,||ji||ba操著。“天!”禁忌的,||kuai||gan陡然升起,直冲欧阳文翰的脑门。
  
  “嗯...爹地..好棒...”画晴扶著三哥的手,开始上下左右的扭动腰部,让父亲的,||ji||ba可以,||chou||cha撞击自己的,||xiao||xue,嘴里还不是吐出,||yin||dang浪语,邪恶的,||kuai||gan升起,激得欧阳文翰的理智越来越稀薄。不自觉的跟著女儿的节奏挺动这腰身,马上便被那从未体会过的至极,||kuai||gan激得眼前发白。他再也忍不住的大力操弄起来,让自己的,||ji||ba每一次都顶入女儿的深处,“哦..宝贝...好紧..”
  
  “嗯...爹地...好棒...大,||rou||bang操得晴晴好爽...啊...好喜欢...好喜欢被爹地的,||ji||ba干...爹地..”画晴的身体被父亲撞得上下抛动,她无力的将全部的重量转移到了三哥的手中,全心感觉後穴传来的骚痒,||kuai||gan。
  
  欧阳涵等三人看到此景不禁咽咽口水,压下将画晴抢过来操的冲动,他们可没忘了他们的最终目的。
  
  欧阳冥将画晴抬起,让她的,||xiao||xue摆脱父亲的顶弄,不顾她的挣扎直视著父亲的眼睛,而此时涵和睿也已经将涅制这父亲的手收回,他们自然知道,||zuo||ai被打断是一件多麽痛苦的事,他们就是要让父亲在这个时候做个选择,是选择鸣枪守兵,还是选择跟他们一起沦落。
  
  欧阳文翰只觉自己快要被那难缠的欲望给折磨死了,此刻他在不顾什麽禁忌不禁忌,双眼猩红的抓过女儿的小腰,对准,||xiao||xue就捅了进去,“哦...小妖精...你这勾人犯罪的小妖精....”他敢打赌,这是他有生以来操过的最爽最紧的穴了,他的女儿可真是极品,难怪那三个孩崽子忍不住,就连他也要在女儿的,||xiao||xue里丢盔卸甲了。
  
  “啊...爹地..慢...慢点...晴晴会坏的...会坏的...”,||xiao||xue被父亲的,||ji||ba顶弄的不断紧缩,而大,||rou||bang似不放过她似的不断的顶弄著他的敏感点。
  
  “晴晴的,||xiao||xue真棒...夹的爹地的大,||ji||ba好舒服...噢....宝贝...宝贝....爹地操得你爽吗...”欧阳文翰腰部打著漩,让,||ji||ba旋转著进入女儿的,||xiao||xue,然後猛地抽出,再打著漩进去,如此反复。
  
  “爽..啊...爹地,||cao||si我吧...我要死了...呜呜...”画晴被父亲操得上气不及下气,,||xiao||xue酸麻的紧缩,体内尿意上升,渐渐强烈,最後在父亲大力的顶入是喷洒出去。脑中一白,浑身因达到,||gao||chao而颤抖著。
  
  “哦...别夹..宝贝...别夹..哦..天....射了....爹地,||yao||she||liao....”大,||ji||ba被女儿的,||xiao||xue一夹,不争气的泄意顿生,欧阳文翰抓著女儿的小臀猛插了几下,终於将自己的精华全部射入了她的穴中。
  
  天,这种,||yu||xian||yu||si的欢愉他还从没体验过,欧阳文翰意犹未尽的挺动著腰身,留在女儿体内的,||ji||ba又不争气的硬了。
  
  不再理会三个欲求不满的儿子,文翰抱起女儿回到了她们共同装饰的卧房,他要在那张蓝色的大床上狠干女儿,要在那朵向日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