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交给国家!-分卷阅读22

来滚去,附近的栅栏和门口的装潢禁不住千斤坠,十五分钟前便被碾碎的如同,||dou||fu||zha了。
白开水喝了两壶,和尚和神父从股市大跌扯到年末讲道会门票有多贵,旁边的狼人兴致勃勃地盯着厮打在一起得野兽,时不时地舔舔口水。
郑璞心想怎么不变一盘点心呢,精神恍惚了一瞬,再清醒时却听到了什么声音。
咦?!
他退了退趴在桌子上睡觉的白溪:“你听?这是警笛的声音么?”
白溪擦了把口水,睡眼惺忪地看着他们:“啊?哈?”
郑璞急了,万一来了帮警察把它们全抓走上交给研究所里了,自己肚子里的什么鬼怎么办啊……
短短的几秒里,警笛的声音越来越清晰,看样子就是冲着这儿来的,郑璞一扭头想说什么,却看见桌子边围坐的侏儒吸血鬼都变成了样貌平俗的普通人,再一看睚眦和那条龙在的地方,却又站回那个头发凌乱的t恤宅男,和一个金发蓝眼的少年。
还没等睚眦把t恤上的褶皱理好,一队警察便直冲冲的推开外门走了进来,一亮工作牌冷冰冰道:“有朝阳群众向我们报案,称目睹了一起大宗打架斗殴事件。”
睚眦面无表情:“有么。”
为首的警察却懒得和他再多说一句话,通报一句:“头儿让我们把相关的人都带回去做个笔录,得罪了。”
下一刻他身后的警察鱼贯而入,把人一个个用反扣的手势压制住,二话不说就往警车里塞。
“喂!”一旁的霸下按捺不住道:“说抓人就抓人吶!”
郑璞暗搓搓地往空间宽敞的地方靠了靠,心里感叹一句当初自己就不该随便下车尿尿。
当时要是忍住了,哪儿有现在这么多事啊。
车子只开了十分钟不到便到了警察局,十多个人浩浩荡荡进了局子,直接往会议室里带。
白溪全程坐在郑璞肩上,身边来来往往的警察和她擦肩而过都毫无反应。
侏儒和狼人讲不好中文,只剩下莫西斯神父龇牙咧嘴的辩解‘窝们是来和平交流的!’‘我要找大湿馆!’‘尼们不能抓窝们!’,旁边的负屃点了根烟想冷静一下,烟雾刚燃起来,一旁不认识他的小警员就吆喝起来:“干啥?会议室不许吸烟!”
负屃径自找了个位置坐下,深吸一口,任由青烟冉冉升起,再飘散到整个会议室里。
睚眦看着警员怪笑了一声,伸手拉开负屃旁边的椅子,一扭身坐下然后伸手:“来一根,中南海?”
负屃眯着眼吐了个烟圈,伸手给他递了一根,烟头一晃便燃起了小小的火苗。
小警员见自己的威严被无视,恼羞成怒道:“你们!还有没有王法!”
“王法?”负屃没有抬头,倒是睚眦眯着眼睛笑了起来,望着虚空懒懒道:“倒来跟我说说,如今是哪个朝,朝里坐着的,是哪家的王?”
“哪家的王都没有玄家的份。”一个清冷的声音蓦地响起,警员一愣,抬头看向踱步进来的人,立马满脸敬重地唤了一声:“局长好。”
那瘦削高挑的人随手挥了挥:“下去吧。”
睚眦盯着那个所谓的局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窝在旁边沙发的元衷伸鼻子一嗅,猛地打了个喷嚏:“艾玛咋今儿都凑过来了。”
“哦?”局长不紧不慢地扫视了会议室里形形□□的妖怪和人,轻轻地把隔音的大门关上,淡淡道:“都打到我的地头儿来了,也是自在。”
“哎我说,”元武换了个姿势靠在元衷身边,翘着二郎腿道:“你们玄家的人什么情况啊,海淀区东城区朝阳区昌平区哪儿哪儿都是你们的人?”
“这是?”神父揉了揉眼睛,看向那个穿着警服的人:“也是他们的人?”
“这就是狴犴啊,别名,||xian||zhang,古意,||xian||zhang时还有一群道士们这么唤他,可惜如今,||xian||zhang换了个意思。”元武笑了起来:“公堂衙门,司法高庭,哪儿需要正义哪儿就有他,跟那咸蛋超人一样。”
“昌平区?”负屃在一旁本默不作声,听到这句突然愣了下:“昌平区……是谁?”
不就是x科院的地盘之一么?郑璞本能地反应过来,生科所里也有这里的人?
“呃,”元武看他们一脸茫然的样子,眼珠转了一转:“说顺嘴了……顺嘴顺嘴……”
寻常警官穿的制服套在这个人的身上,凭空多了种凛然的意味。
妥帖的领带掩盖了锁骨的形状,深黑色的制服衬着明亮的银钮,看起来一尘不染而不容侵犯,明明是工作用的套装,穿在他的身上倒像是量身定制的一般。
上挑的凤眼和那形态漂亮的薄唇,若是笑起来,定然极好看,偏偏九分的姿色都被他冰冷的神色掩藏起来,让人不敢靠近半分。
金发蓝眼的少年鏖战未休,看着又来了一位异域的同类,嗜血的舔了舔嘴角,冲着斜前方的狴犴邀战般低吠了一声。
狴犴本看着睚眦想要说句什么,听到那声低吠,缓缓转过头去,看向那少年。
毫无表情的眼眸仅仅是那样轻巧的扫了过去,便令那蠢蠢欲动地少年登时噤声。
郑璞本来进了局子便有些郁结,如今被这气场压的几乎不敢呼吸,内心小小地腹诽了一句真糟心啊。
白溪全程没有存在感的坐在他肩上,突然在他脑海里噗嗤一笑,轻声道:“跟你讲啊,这家伙,是龙九子里最漂亮的。”
“啥?”郑璞愣了愣,下意识的看向霸下清俊而青涩的脸庞:“颜值这种事情……还是不能分高下的吧。”
“看他们的人皮干啥,长什么样子都是画出来的,你想要我都可以给你画一张。”白溪随手揉着他的脑袋,慢慢道:“跟你讲啊,这九个家伙都是龙兽杂交出来的,但是最好看的还是狴犴,知道白虎长什么样子么?”
“狴犴哪,就是白虎的样子,但比那白虎还要精致,幽蓝色的光芒配上那银白色的皮毛,不知道比它那几只兄弟漂亮到哪儿去了。”白溪一脸怀念的表情:“嘲风小的时候萌萌哒,长大了跟那数码宝贝的海狮兽一样,一点都不可爱。”
“等等,”郑璞又想了一遍她的话,忽然像是想通了什么一样:“你……见过他们?”
“见过?”白溪笑了起来:“有的不熟,有的何止是见过。”
“若是狴犴脱下这身衣服,你可以看到他满身的伤痕。”白溪看着面瘫一样的狴犴,叹了口气:“七八十年前,闹那十年浩劫,他生灵根享仙骨,哪怕去南海龙宫浅睡一觉都可以安然无忧,偏偏要去普渡众生。”
七八十年前?郑璞历史学的不好,思索了一会儿才想起来:“这?他卷到这种事里干什么?”
“愚民岂是他能普渡的。”白溪慢慢道:“,||da||za||qiang都不过是泄私欲的手段,披了个冠冕堂皇却滑稽可笑的皮,把多少人的宗族祠庙都毁了,毁了不够,还要焚毁书画,砸烂牌匾,恨不得把那五千年的文华精萃都毁地干干净净才好。”
“他若跟那帮人讲道理,肯定讲不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