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的诱惑(校园h)-分卷阅读6

1


你要用什么来堵我的嘴?
他认真的看着面前的画布,这是人画像,画中人是柳芊芊,他果然是个作画的天才,笔法也够细腻,描画的非常形象,神态也抓的很准,可是,那女人有那么好的气质吗?童童在心里不禁深深的怀疑啊……
“你躲在这里干什么?”他冷冷的声音在她面前响起。
“睡不着,就来画室看看。”画室本来就是公用的地方啊,干嘛自己要被他吓到啊。
“你不知道这间是我的工作室吗?你们的画室是在隔壁的。”恩……经他这么说起来,好像画室内的东西摆设也的确是不太一样。
“不好意思,我搞错地方了。你画的挺漂亮的。”只是里头人……一般般,童童潜意识里有些排斥柳芊芊。而对于程单易的这种深情面容,她很想毁坏掉。
“芊芊是我喜欢的人,我怎么改都没有办法把她的神韵都体现出来。这幅画已经拖了很久了。”一说起芊芊,他就立刻好像变了个人一样。只是童童没有注意到程单易眼中流露出的一丝戏谑和玩味。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吧,也许是你和她太过亲近,所以反而看不清她吧。”本来就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她这个旁观者,都已经将他们三个当局者的关系看的清清楚楚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该同情眼前这个已经被好兄弟和自己心爱的女友出卖的男人了。
“既然,你已经看到了我正在为芊芊准备的生日礼物,那你不能说出去,我想给她一个惊喜。”
“好啊,我不说,不过,你要用什么来堵我的嘴?”秦童童俏皮的眨了眨眼睛。
“……”程单易愣住了,完全没有了刚才的困惑表情,心想秦童童这话里的意思是不是带了黄。
“那你想要我用什么来堵住你的嘴?”程单易笑着问她,眼神里带着点戏谑,同时也问了她一个要黄不黄的问题
“啊?就……给点好处,请我吃吃饭什么的吧。”他看着秦童童,心想,还是自己想的太复杂了。
“吃饭啊,可以,等你想好要吃什么再告诉我。”程单易的一句话让秦童童立刻红了脸。
“成交!”秦童童和程单易一句句聊着,不知怎的,那天晚上的事就又在脑子里翻滚了一边,她的心思越飘越远,他手指的温度,他嘴唇的温度,他,||rou||bang的温度……
她最想吃的是他哎,怎么办……
“啊!”突然脚底传来一阵剧痛,童童知道,这下糟糕了,画室中的最强武器现在正在她脚底下──图钉。
而她这声叫声让程单易及不可查的皱了下眉,但眼神立刻恢复了清明。
她扶着画架抬脚看个仔细,程单易匆匆走到她的身边“我刚才打翻过一盒图钉,其他都捡起来了,可能是还有遗漏吧。”他面露难色的说着。
如果是平时踩到图钉,童童根本就不当回事,一般到画室都会穿个厚底鞋以防万一,可今天从寝室出来之时随意的穿了双平底鞋,而鞋底也很薄,不过,也并没有真的痛到走不了路。在男生面前,适当的有些柔弱还是好事,不一定要博取同情,但可以引发怜惜的心情。
“你还是坐下吧。”看,程单易到底是个男的,免不了还是会有怜香惜玉的心情。
他单膝跪在童童的面前,一手抓起她受伤的脚,另一手小心的碰着鞋底的图钉,童童清楚的感受到这东西已经扎进了她的肉中。
——————————————————————————————————————————
继续撩~~~
喜欢的话,投珠珠~
珠多动力大~



学长,你身上什么东西硬硬的 < 学长的诱惑【1vs1.高H】(木兆)|
: books/673930/articles/7720674


学长,你身上什么东西硬硬的
痛,那是一定的,她含着泪,有点委屈的看着他,不过,他好像还是会有些躲避童童的目光。“你忍一下吧,谁让你走路也不看地上的。”什么,这时候,他说出这样没良心的话。
“那也是你先打翻了图钉啊……”在童童说话的时候,他成功的分散了她的注意力,拎出了那颗钉子。
“我这里没东西消毒,我帮你简单处理下带你去校医那里吧,虽然钉子没生锈,但打个破伤风针会比较好。”
童童看程单易从身边的地上随便捡了一块还算比较干净的类似抹布的东西就要往她脚上裹,童童见了立刻大声叫了出来。
“啊!!!你这个是什么!那么脏怎么可以接触伤口?你是想让我伤口感染然后脚废掉吗?”
“没那么严重吧,而且,我之前割伤手都是用这种布止血的,我就想帮你把血擦一下而已。”天啊!他究竟是什么物种,怎么就那么没有常识,童童的心里不禁一寒。
“你这里有纸巾吗?” 她环顾了一下四周,看起来是不像有的样子啊…… 果然,程单易对她摇摇头。接着,他拉长了他的袖子,往她脚上伤口擦拭。
“这个比较干净了,我今天刚换的,止了血我们就去找校医。”他说话的语气一下子变的很温柔,就好像,童童是个任性的孩子,而他是一名长辈般。他白色的卫衣袖口上没一会就染上了些许她的血迹,映照的十分刺眼,却也很艳丽夺目。
一番折腾后,程单易背着童童走出画室。她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她的福气,一天内有两个男人背着她走,而且还是两个如此出色的男人。
看得出,程单易平时也是锻炼的很有素,画室和校医室可说是一个在学校的最南边,一个在学校的最北边,全程靠脚走路,加上近路,怎么也要有半个小时。
而这段时间过的很快,一路上她和程单易又说又笑的,他说着学校有些老师的怪癖给她听。至少,他在童童的面前,已经不是那个一板一眼,不懂人情的助教学长了。
终于,无惊无险的打好针,伤口也做了消毒,校医接了个电话要外出,和程单易打了声招呼,就先离开了。
他蹲在秦童童面前,打量着她脚上的伤口,仅仅看着她,||chi||luo的脚,下腹处又起了生理反应。他闭了闭浅褐色的眼眸,想要平息一下这烦人的欲望。
秦童童看他僵硬的样子,眨了眨眼,和楼道里的情况一样嘛,可这次她没有盘上他的腰啊,怎么程单易又硬了呢?
她故意站起身,然后脚一软,往程单易身上一靠,小腹处贴着他硬硬的欲望上,脸色娇羞的说道“学长,你身上什么东西硬硬的,顶的我好难受。”
程单易瞪她一眼,想来这女人就是故意的了。他退开一步,正色道“司徒隽不会希望他的女朋友是个,||sao||huo。”
他警告的语气是童童没想到了,而司徒隽女朋友的身份又把两人的距离给拉远了不少,她笑着说了声抱歉后就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似的。
又回到了宿舍前,同一个场景,不同的人,相同的她,但心情却完全不一样。
“她的脚受伤了,我想送她上去可以吗?”程单易问着看管女生宿舍的大娘。但被坚定的驳回了。 最后也只是寝室中的其他同学扶她上去的。童童依依不舍的看了程单易一眼。今天晚上这短短两个小时的相处很愉快。
“你明天上午是几点的课?”背后传来他的声音,童童立刻回答他“八点。”
他对她挥挥手,这是再见的意思,童童只得再一次回头走向大门。
那一天晚上,童童失眠了,在床上翻来覆去的,脑中想的都是程单易的笑脸,以及那件有着些血迹的白色卫衣。
而令她惊讶的是一大早又在楼下见到了程单易,难掩心中的兴奋感用着她能走的最快速度到达他的身边。
“没想到一大早就能在这里见你。”
“我是特地在这里等你的,你的伤,我多少都有些责任,所以,我来接你去教室。”
童童其实很想对他说,她能自己走,但自私的心不允许这个回答出现,她也希望能和他并肩走在一起 “太好了,走路的时候还是会很痛。”童童看到他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