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的诱惑(校园h)-分卷阅读7

的自行车,心里有些疑惑“这是你的?用来送我上学?”
“早上向同学借的。这样对你比较方便。”看来她还是想多了,程单易总不能就那样背着她满学校跑啊。
他扶着童童坐上了脚踏车,脚一蹬,就骑了出去。坐在他的身后看着一晃而过的风景,真的好浪漫,这样近的距离,让童童将他的心跳声听得一清二楚。
————————————————————————————————————————
有一种心动叫,我见了你就想,||ni~
肉什么的,我这边是不会少的,就是要熬一下。下两章能上~
早上醒来看到收藏快到300了,超开心~这可比见了大帅哥还开心啊~



暧昧 < 学长的诱惑【1vs1.高H】(木兆)|
: books/673930/articles/7720684


暧昧 < 学长的诱惑【1vs1.高H】(木兆)|
这样的心情,是她第一次感受到的。对,就是强烈喜欢上他的心情。
虽然程单易也说不上是个有亲和力的人,但他才华洋溢,又是个用情专一的人,这种男人就算冷漠,但还是散发着迷人的神秘气息。
到了画室,童童坐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程单易自己在一边准备着上课时候需要用的一些工具,她就那样看着他的一举一动,直到室内出现一个不速之客。
“易,你早上去哪里了啊,我醒来都没有见到你。”恩?这个话的意思是,昨天晚上他们两人是在一起的,他在送童童回宿舍后还是去见了这个柳芊芊,所以,她挑起来的火,他找柳芊芊去泄了?秦童童有点火大。
柳芊芊搂着程单易的腰,很亲昵的贴在他怀里,而程单易有点尴尬的看了童童一眼,童童就假装没有听到的样子,继续忙着调颜料。
“你怎么到这里来了。有别人在。”他拉开了一点两人过度亲昵的距离。童童心想,自己还是在做白日梦,人家根本就当她是个别人而已,从包包中拿出MP3还是自己听音乐吧,也不想有更多的好奇心去探究他们二人的对话了,可奇怪的是,柳芊芊不知道和程单易说了什么之后就自己转身跑掉了,而程单易就一个人待在那边。
童童摘下耳塞,室内只有她和程单易两人的呼吸声,而且,很明显,他现在的情绪很有问题。
“你怎么了?”就算知道两人没什么机会在一起,还是忍不住会想关心他一下。
“她好像对我有什么误会,还说到了要分手。”童童看的出程单易的脸上更多的是莫名和无奈。
“误会,难道她误会我和你之间暧昧?” 她假装开玩笑的语气似乎是触到他心头上了,于是立刻止住了笑意。
“不会吧……。她要和你分手,也不用拿这个来做幌子吧,太不厚道了。”
“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程单易讯问她,不,应该说是质问她。可童童凭什么要听他的问就回答他呢。
“我乱说而已,我就觉得她也没那么爱你,如果真的很爱你,不会因为一些小事就和你分手。还有,你都不用追出去解释一下吗?”对啊,刚才如果柳芊芊误会了他,那作为男朋友还是应该解释清楚吧,而不是依然站在这间画室中。
“没有必要,她想清楚了就会知道我和你根本就没有可能。”童童听了程单易的话后无所谓的耸耸肩,装的莫不在乎的样子,但心里还是为他否决掉两人之间可能会有的联系而觉得受伤。
她带回耳塞宣誓着此刻已经不想再与他交谈下去的心情,他倒也很识趣,不再说话,可童童余光还是看到他颇有深意的看着自己。
陆陆续续,画室里也有了十多个人了,由于这是自选课,人倒也不多,大家各顾各的画着自己的功课,偶尔有几个女生会围在程单易的身边排队让他修改自己的画作,他就和平时一样,好像早上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快到午饭时间,童童正犹豫着是不是要去食堂,程单易又一次朝她走来。”我这里有三文治,吃这个可以吗?”他笑着拿出他包里的食粮,分了她一半,童童当然是欣然接受了,和谐的气氛中又闯入了司徒隽。
“易,晚上一起去游泳社吗?”听这声音,童童就知道是司徒隽了,而他看到她好像很惊讶的样子“你怎么在这里吃三文治?”他也没经我的同意就拿掉我手中的食物,还一副多不该这样糟蹋自己的样子。
“我的午饭有什么问题吗。”童童夺回他手中的东西,继续吃着。
“童童脚有些不方便,我没出去给她买,所以就给她吃我早上多买的一份三文治。”程单易好像是在解释一样。
“你怎么都没告诉我呢,我是你的男朋友啊。”司徒隽这句话让童童很窘迫,程单易眼神闪烁的看了看两人,故作轻松的说“还没来得及告诉你。”
——————————————————————————————————————————
这是错乱的2对,一切都是暂时的,大家可以期待一下后面的发展。
收藏,留言,珍珠~~缺一不可啊~



,||wo||gan嘛要梦到你? < 学长的诱惑【1vs1.高H】(木兆)|
: books/673930/articles/7720690


,||wo||gan嘛要梦到你?
“司徒隽,你开口闭口男朋友,我可就真的生气咯。”童童一本正经的看着司徒隽,说好对外不再乱说的,只在家人面前那么说,现在,他跑到程单易面前都乱说。
“别说这些了,我是怎么想的,你将来就会知道了。”司徒隽好像有些生气了,但童童也只是有一句说一句啊。气氛一下子变的有点僵了。
程单易也适时的出来调解了她和司徒隽之间的僵局。“我晚上课结束后就不去游泳社了,芊芊早上和我说了分手,晚上我想去找她。”程单易提到这件事,眉宇间又多了几分愁。
“早说过,那女人根本不值得。都分手了,你晚上还去找她干嘛。”司徒隽走到窗台前若有所思的看着外面。
“值不值得是我说了算的,我把你当兄弟,当然也不希望你对她存在看法。”怎么又变成他们两人起争执呢。童童在一边叹了口气,搞什么啊,为了那个女人当然不值得,她拿出手机,立刻传了简讯给司徒隽。
“为了你们二人之间关系的和谐,我希望你不要告诉程单易真相。”司徒隽看着手机冷笑一声,没多久她也收到了他的回复。
“怎么?你喜欢上他了?劝你省省。”,||hun||dan!这算什么,自己是为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着想,却被讽刺讥笑。
接下去的几天,都是程单易骑着车来接送童童到教室的,而那天程单易究竟有没有去找柳芊芊,童童就不得而知了,看他这两天好像心情也是挺不错的,童童才想他们两人猜想应该是复合了,而她也只有依靠着那点小伤得到了一些能够和他相处的机会。
说来也好多天没看到司徒隽了,童童忍不住问了身边沈敏,“这几天学校里没看到司徒隽哦。”
“想他了是吗?”沈敏一本正经的看着她,倒把童童给问到了。
“呵呵,他走到哪里都有新闻,只是有些好奇罢了。”
“哦,你们是不是吵架啦?那么多天不联系说不定他已经和其他女孩子好了呢。”沈敏的话也不是没有根据的,新闻社里的社员有看到他和一个女生逛街哦。
她自然知道沈敏虽然说话夸张些,但从不会胡乱说的。只是心里头总也有些不舒服名义上,他也是自己的男朋友吧。
童童抛开沈敏的话,拿着手机给程单易发起了微信,‘学长,睡了吗?’
‘没,有事吗?’
‘和你说一声晚安,还有晚上要梦到我哦。’这几天,童童每晚都会和程单易说晚安,其实这意思都放在明面上了,可人家也不搭理,今天,她加了点勇气把话说得更清楚些。
‘,||wo||gan嘛要梦到你?’不知道程单易是真的的不解风情,还是在侧面拒绝她,童童叹了声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