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的诱惑(校园h)-分卷阅读12

表情起了点同情心,上前将她搂在了怀里。突如其来的温暖让童童有些措手不及,可是,又舍不得将这份温暖推开。
“这样有没有暖和些呢?”他并没有放开童童,还紧紧的搂着她的身体,此刻的程单易就好比是她的天使般让她觉得温暖。但这些也不属于她……当理智恢复些之后,童童轻轻的推开他的怀抱。
“好了,我已经暖和了,明天见。”童童回到寝室里的时候沈敏还没有睡,“晚上我们从食堂回来的时候在宿舍楼前有看到司徒隽哎。他是不是在等你啊?”沈敏试探的问着。童童仅仅回她一笑,也不多说什么。
一晚上,童童都睡得不太好,六点多的时候,就是醒了,她无奈的下床,开始洗漱,换衣服,等一切都准备的差不多了,才讪讪下楼。那时候也就七点,而司徒隽已经到了。
“你都不用睡觉吗?”他如果都是那么早起,那还真老气。
“我给你买了早饭。”司徒隽提了提手上的袋子,献媚的说着。
“去画室吃吧,现在这个时间,里面应该没什么人。”去画室不是没有原因的,食堂人多嘴杂,童童担心被别人看到她和司徒隽在一起不知道又会传些什么了。
早上校园里的空气特别的好,路上人也很少,他走在秦童童的身边,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气氛倒还不错。
画室里却已经有人早早就占领了。程单易还是穿着昨天的那件衣服,那就是说,昨天他在送童童回宿舍后就又回到画室里了?
他睡得很熟,童童刚想和司徒隽说我们去其他地方的时候,司徒隽就已经用膝盖顶了顶程单易的身体。然后睡美男醒了。
“嗯?已经到上课时间了吗?”他有些稀里糊涂的看着司徒隽。倒也没像第一回见到他的时候那么大的火气。
“上课时间是没到,但是你能不能回你自己的工作室啊。”司徒隽不客气的说着,程单易看了眼司徒身后的童童,似乎是明白了些什么。
“给我点吃的,我饿了。”程单易对着童童笑了笑,想必他是意会到司徒的想法了。
“拿去。”司徒从袋子里拿了个饭团给程单易,反正他因为不知道童童喜欢吃什么,所以买了很多种类的,绝对有多。
程单易挑了挑眉,一手在头发上胡乱的理着,见童童不说话就走了,司徒隽立刻抱着童童,让她吓了一跳,“你干嘛?”
她一面惊慌,一边还看着门口,还好程单易走出去了……
“就是很想你啊,还很想你身上的香味。”司徒隽将他的俊脸埋进她的颈子里,使劲的吸了口气。才满足的稍稍放开了她的身体一些。
“我还真有些受宠若惊呢。”童童温吞的说着。
“你是我女朋友啊,我想你是理所当然的。”
“司徒隽,我说过……”秦童童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他打断了。
“得得得,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行了吧,小宝贝?”他卖乖的笑着,那手还不安份的摸了摸她的脸蛋,司徒隽很优秀,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只是另一面不为人知的邪恶让她担忧,不过转念一想,自己和司徒隽真像,至少为了自己想要的,是一样的不择手段。
“我今天早上没课,我在这里陪你吧。”司徒隽过去一直看到班上其他的情侣没课就陪另一半上课,以前都觉得这样很傻、很惹人厌,现在他也很想试试看。
“趁此机会,也让大家都知道一下我是你男朋友,哦,不,未婚夫。”秦童童打量着司徒隽,还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



别捣乱,我在忙【H】 < 学长的诱惑【1vs1.高H】(木兆)|
: books/673930/articles/7729225


别捣乱,我在忙【H】
没多久,以方小娇为首的那群女生进了画室,对她有印象是因为在军训的时候,她就特别的活泼,只是有些娇气,偶尔也会有些大小姐的脾气,在班级里算是出挑的女生了,而她周围也会有几个女生绕在她的身边。在看到司徒隽的时候难免愣了下,她瞟了童童一眼,“司徒隽和秦童童在谈恋爱?”她的声音不轻,刚好让秦童童和司徒隽都听到了。
司徒笑得很得意,他自信的爆棚,总会觉得女生对他大多青睐。童童看到他这样的表情,有些无语,还真是会招蜂引蝶。
“怎么你那么会放电呀?”童童轻声的说着,司徒隽立刻脸色一变,俊俏的脸上竟然浮起了一抹红。
“哈,下次不会了。”说完还不忘亲吻了一下她的脸颊。这一下,周遭传来一片抽气声。童童唇角微抽,但依然保持着风度对司徒隽笑着。
这小小的举动就连方小娇也涨红了脸,一脸郁闷的找了个离他们两人最远的位子。
程单易进到画室,见到的就是这幅情景了,咳了一声才引起画室中所有人的注意“老师很快就要来了,你还不走?”他提醒着司徒,也是故意让他收敛些。这堂课的导师虽说挺随性的,在课堂上谈恋爱也不会光火。但也不能太明目张胆的。
司徒隽看了看程单易,发现这家伙眼里露出一股子说不上来的怒气,心想这人八成是刚才被吵醒,心里不爽拿他当出气筒了?
“知道了知道了,我这不是来秀个恩爱,宣告一下领土,||zhu||quan嘛。”司徒隽吊儿郎当的说着,唇角勾起了一个很完美的弧度。
‘领土’一脸不爽的看着司徒隽,那小脸蛋别提多动人了。“哎呀,我走了,晚上我来接你,你等我啊。”
秦童童收回目光,有点无奈的看着程单易,两人在目光交会的那一刻,程单易回避她眼光了!
她想,所谓的拔吊无情说的是不是就是他这种人啊。她微嘟着嘴,有些烦躁的将一头长发扎起,露出了细嫩的颈子后才觉得凉快了一些。
却没注意到程单易的一双眼眸因为她的颈子而变得更深邃了。
午休的时间过去的很快,秦童童和沈敏一同回到画室时,程单易正坐在秦童童的坐位上,沈敏用手肘敲了敲秦童童,一脸暧昧的笑着。
“学长,我这儿是画的不好吗?”程单易挑了挑眉,看向她的眼神柔了几分。
“比例有些问题,从你的角度看过去,男模特的肩膀应该更宽一些。”程单易手上的铅笔很轻快的在她的画纸上动着,行云流水般顺畅,“腿不该是这个长度,胯部虽然盖了毯子,但,||yin||jing在没有勃起的时候还是会有阴影,你现在画的,是平的。”
沈敏在边上听到程单易的话时顿时脸红了,男神的嘴里不该出现这个词啊。
“……”秦童童被他几句话一说,底气都没了,因为程单易说的很在理,上午的模特光着身子,她有些不好意思去看,所以草草的将他下半身给画了了事。
“下午,你看仔细些。”程单易说完,将铅笔交还到秦童童手中,冰凉的手指还碰到了她温暖的掌心,就像一层轻微的电流划过似的让她悸动。
秦童童看着他站起来,白色的衬衫领口微开,隐隐能看到他的喉结,浅蓝色的牛仔长裤,温情、温柔、温暖,看起来性感极了,这一刻她竟想过去紧紧的抱住他,可这里还有别人在。
整个下午,童童都有些心不在焉,程单易已经回到他自己的画室了,听说,他受邀参加一个意大利的画展,这段时间都在准备参展的作品。
嗯,他人在隔壁,但童童依然觉得自己就像一个正在,||fa||qing的女人,急欲摄取他的气息……
事实上她也确实这么做了,在下午放学后,画室里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童童悄悄离开了画室钻进了程单易的私人画室。
“秦童童?”程单易被她突然的出现吓了一跳,她在他身后隔着衣服感受着他身体的温度,稍稍满足的叹了声气,好像渴了三天的人喝到一口水似的感觉。
她隔着衣服抚摸着那熟悉的身体,手插入衣内摩挲着他光滑的腹部,手指在他的肚脐边上微微画起了圈。
“嗯……别捣乱,我在忙……”
秦童童无视他的话,继续向上,两指夹住他胸前的小红豆搓弄,另一只手穿过他的裤子隔着裤子抚摸着已经翘起的,||rou||bang揉弄不休。
“呃……童童……”听着他可爱的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