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的诱惑(校园h)-分卷阅读25

?”陈韦敏虽然有些贪玩,但从来都很圆滑,脾气又好,不太会和别人起冲突的。
“那两个家伙又折回来了,几乎话说的不愉快了就冲上去揍人了,不过陈韦敏用啤酒瓶砸了对方的脑袋,已经被送到医院急救了,对方应该是什么帮派的老大吧,你看,手下人不少。”
“不能保释吗?”司徒有些担忧的问着。
“对方还在昏迷中,所以不能保释。”若不是不能保释,他也不会打电话通知司徒隽的。
程单易看了眼站在司徒隽身后的童童,“我先带童童出去,这里,你来解决吧。”程单易这么说着就走到童童身边。
“不会有事吧?”她担心的问着,这事情都是因他们而起,如果出事,她会内疚死。
“你先跟着程单易,晚些我再找你。”听司徒隽那么说,她才缓步跟着程单易走出了警局。
——————————————————————————————————————————



自作多情 < 学长的诱惑【1vs1.高H】(木兆)|
: books/673930/articles/7744232


自作多情 < 学长的诱惑【1vs1.高H】(木兆)|
童童现在挺怕和程单易独处的,他忽冷忽热,常把她弄得分不清自己的位置。两人坐在警局门口的石凳子上,童童别扭的不知道要和他说什么好。
“你很怕我?”程单易倒也是个很直爽的人,看到童童反常的样子,脑中就奔出了这个想法。
“啊?怎么会呢……”这哪里是怕啊,而是不知所措吧……
“陈韦敏没事吧。”童童和那个叫陈韦敏的男人只见到过一次而已,印象中还是个喜欢笑得男生,常和司徒隽在一起玩。
“你是指他这件事,还是他的身体?”
“他的身体。”
“没事。”
“那他这件事呢?”
“也不会有事。”程单易很笃定的说着。
“那群人看起来不好惹。”那些人,童童也都看到了,长得就很粗鲁。
“司徒隽的舅舅是T市市长,他从来没告诉你吗?”程单易有些惊讶,惊讶于童童对司徒隽的漠然。
童童忍不住打了个呵欠,程单易拉起童童的手,她也迷迷糊糊的没有挣扎,就任由他牵着。
“我送你回去吧。”程单易看童童吃力的模样有些不忍了,都一点多了,让她在外面折腾,也没个事儿啊。
“太晚了,回不了宿舍。”这也是刚才司徒隽要送她回去,她拒绝的原因。童童坐在出租车上就不知不觉睡着了,她的脑袋还靠在他的肩上,程单易搂住童童的肩,让她枕着自己的腿。他才拿出手机,传了短讯告诉司徒隽,自己先送童童回去了。
可看到她熟睡的侧脸,长长的睫毛,微嘟起的唇,都觉得很可爱,忍不住用手机拍下了她的睡颜。
付了打车费后,童童依然睡得很死,程单易怎么叫唤也不醒,只能打横抱起她往自己所住的那幢楼走去。
开门的声音倒是很轻易的吵醒了睡梦中的佳人。“嗯……到了?”童童想要离开这个温暖的胸膛。程单易也不阻止。
“在我家,你可以放心的睡。”程单易说完,就从鞋柜里拿出一双兔子头拖鞋,童童揉了揉眼睛,以为是自己产生了错觉,可怎么揉,那对可爱的兔子依然在眼前。
“这是新的,没人穿过的。”程单易见童童处在那里发呆,才忍不住解释道。童童离开的那天早上,他在经过一家礼品店的时候,看到这么一双拖鞋,也不知怎的,就想起了童童的脸。
“你为什么要做这些?”童童看着程单易,这是什么意思?她真的不想再猜他的心了。
“不喜欢吗?可我看到这兔子,就想到你呀。”程单易的想法就比较简单了,那天她光着脚在地上走,又不愿意穿旧的拖鞋,他自然要为她买一双的,而且还看到了那么适合她的款式,又花不了多少钱的。
“喜欢。”童童穿上兔子拖鞋后,跟着程单易进了屋里。
“我帮你放水。”程单易拉着童童的手进了浴室,打开水龙头后,还转身出去拿了睡衣,这套睡衣可真的是吓坏了童童,很明显,和拖鞋是一套的啊……
对于童童的惊讶,程单易只是很随意的说了句“一套一起买比较便宜。”虽然着话很不合时宜,但听在童童的耳中却觉得胜过了任何甜言蜜语了。
程单易出了浴室后,也顺便帮她带上门,他想静一静,至少要到没有童童的地方,刚才仅仅闻到她身上的香味,就让他忍不住呼吸加快了。
当童童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就看到程单易趴在桌子上,头发乱乱的,眼睛紧闭着,而眉头却也触得紧。
“程单易,你怎么了?”童童走上前去,手指悄悄的碰触上他的眉头。却把程单易惊得,那感觉就像是触电一样,他睁开眼,看着眼前的女人。
“嗯……没事,你去床上睡吧。”他别扭的说着,天知道,他现在有多难受。说完这句话,他就转身进了浴室。
该死,就连着浴室里也都是她身上的味道,他觉得自己下身的欲望,瞬间就勃起了,程单易有些懊恼,有些丧气的甩甩头,想甩去混沌的思绪。将水开到最冷,想浇熄燃烧的,||yu||huo。
另一边,累到不行童童没有睡在程单易的床上,整个人蜷在双人沙发上睡着了。
程单易一出浴室,就看到童童蜷在沙发上,白皙的皮肤都露在外面,脸上安定的神情,缓慢且有节奏的呼吸着,身体中每一个细胞都被她吸引着……
他抱起童童往卧室走去,小女人迷糊的模样让他放不开手,轻轻的放在床上后,他才坐在一边,就着淡淡的月光看着她。
在程单易抱起她的时候,童童就已经醒了,只是无力承受这份一触即发的,||ji||qing了。
她的大腿露了出来,可如果伸手去拉衣摆似乎会露馅,而室内也没有声音,都不知道程单易是不是就在周围。
童童紧张的闭着眼睛,却感觉到一只大手摸上了她露在外面的,||bai||nen大腿。
才把注意力放在大腿上,就立刻感觉到唇瓣被他牢牢的吻住了……
一着急,童童睁开了眼,却对上一双炙热的眼神。程单易没有想到童童会突然间醒来,有些措手不及,就像干了坏事孩子,眼中多了几分慌张。童童却被这双如潭水一样深邃的眼眸给吸引住了。
离开诱人的红唇,两人相对无言,童童理了理衣摆,才重新躺下 ,明显拒绝的举动让程单易心里头有着说不出的郁闷感,拿着床上另一个枕头回到客厅中的沙发上。
“睡沙发难受吗?”那么高的男人要挤在小小的沙发上,这很不舒服吧,童童忍不住问了程单易。
“没关系,你睡吧。”再处的近,他就真的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了……
童童起身下床,走到程单易身边,一脸认真的看着他。“那你去睡床吧,怎么说,我也不能鸠占鹊巢的。”
“你不怕我了吗?”程单易拉着童童的手,忍不住问着她。
“我不是怕你,我是到现在还没有理清和你的事,我不想对你产生误会,也不想自作多情。”童童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程单易的话给打断了。
“你没有误会,也没有自作多情。”程单易话让童童很震惊,是表白吗?她脑子里瞬间一片空白,这是真的吗……
“我们这样很对不起司徒隽。”程单易抓了抓他的头发,脑子里显然也是一团乱了。
“这不是你一个人的责任……”童童不忍看到程单易焦躁不安的样子,想要告诉他一切,她伸手抱住了程单易,让他的脸颊贴在她的腹部。
“你的心里有我吗?”童童继续问着,心里头却已经有了答案,只要他心里有自己,她就愿意一直站在程单易看得见的地方,不离开。
程单易很认真的看着童童“我心里怎会有你妈。”他轻声的笑着,想到了第一次见她时两人牛头不对马嘴的对话。
“我这里全是你。”他拉着她的小手贴着自己的心脏,温暖的心脏有力的跳动着。
如果没有,怎会每见她一回,就心疼一回呢……
——————————————————————————————————————————
曾经,上数学课的时候,因为弯腰捡了一块橡皮,从此以后,就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