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的诱惑(校园h)-分卷阅读39

木兆)|是女佣吗?
程单易暗叹了口气,身下的欲望是只能硬压下了,亲吻了一下睡美人的额头,才闷闷的拿出童童的小手。
这么硬着,要怎么睡啊……程单易那时候心里是郁闷极了,也想着,待那碍事的家夥一走,怎么也要狠狠爱上几回!
一夜相安无事,方二是第一个睡醒的人,坐起身来就看到程单易把童童护在怀里,两人的表情都很安心的感觉,难道,程单易不是玩玩而已?方二撇撇嘴,既然都有结论了,也不用赖在这里了。他推了推程单易的身体,明知道吵醒他会惹他生气,他却一点也不怕。
“喂,醒醒!”他敲了两下却完全没有反应,程单易只是吱唔了一声,依然沈浸在自己的睡梦中,完全不理睬身后的男人。
“你别吵他……他没睡够会生气的……”童童小声的说道,从来都是让他睡到自然醒的,不然他可以一个早上都心情糟糕。
“我饿了,帮我弄早餐……”方二摸摸自己的肚子,痞痞的说道。
她是女佣吗?这位方家二少爷是不是差人差使惯了啊……虽然心里有多多的不满,却还是起床帮方二准备着简单的早餐。
方二一脸得逞,在睡着的男人耳边说道“你的女人在帮我做早餐哦!”他吹了一口气在程单易的耳边才慢慢的跨下床。
桌上放的是面包和牛奶,其实她也没做什么,只是把东西拿出来而已。
“看在你帮我准备早餐的份上,我也给你一句忠告吧。”方二说的神秘兮兮的样子,让童童看着很想笑啊。
“什么?”
“趁早告诉他那天晚上的事。”方二笑着说道,早上他的心情总是特别的好,新的一天又开始啦!
“……说不说都一样。”童童没觉得这件事有多重要。
“肯定不一样啊,他知道了会对你更好一点。”程单易是真心的,那还好,万一,就为了报复呢,那童童就是无辜的躺枪者了。
方二的话还没说完,程单易就从卧室走了出来,还一脸的阴郁。
“是不是吵醒你了啊?”童童跑向程单易身边,发火了发火了,早上的火爆脾气似乎出现了,刚才没人叫醒他啊,自己醒来也会生气了吗?
童童陷在自己的幻想里,程单易却又在不满另一件事情了。“你把我的早餐给他吃?”
“嗯?”两人都愣了一下,倒是方二首先反应过来。“哈哈,程单易,你是在吃醋吗?你的女人给我吃了你的食粮哎!”他还不怕死的夸张了事实,让童童瞬间觉得头好晕啊……
“我……我早上要去宿舍,就先走了……”一大早的,还是离程单易远些好,免得殃及无辜……
“等等,我和你一起走,我要回去一趟了。”方二也顾不上肚子饿,换上衣服就追了出去,程单易似乎还没完全回过神来,只是静静的坐着。
两人坐着同一部电梯,时间还太早,所以都没什么人出门,里面也就童童和方二两个人。
“你怎么那么早也出来了啊?”童童觉得有些别扭,可看方二一脸无害的模样,又觉得自己太小人了,把人都给想邪恶了。
“气压那么低,我可不想被他破坏一天的好心情啊。”两人都心照不宣的笑了笑,程单易的起床气的确是严重,而且只能等他自己缓过劲来。
“刚才的话还没和你说完。以后记得要找我啊!”他边说边从童童的口袋里拿出手机,记下了自己的手机号码才还给她。
“记得要找我啊,拜拜。”说完,方二也不继续缠在她身边,打了车就离开了,童童看了看手机,有些莫名,不知道他在搞些什么。
这件事,童童也没怎么放在心上,倒还发了短信关心起程单易了,“我到学校了,等一下去食堂帮你买烧卖,放在你工作室里,记得去吃。”
自己吃了些后,帮程单易也带上了些点心,就起身去了他的工作室,拿出程单易之前给她的钥匙,打开了门,自己进了去,把烧卖放在桌子上后,看着时间还在,能在这里再待一会儿,她才开始四处看着程单易的画,其实,她是有些好奇那副柳芊芊的肖像,不晓得他是收起来了,还是送出去了,只是找了一圈也没见着,估计是不在这里了,她的手机也在这时候响了,以为是程单易,就立刻接了起来。
秦父电话里的一席话让童童想到了现在,过去的权宜之计,现在怕是不能再继续了,‘过年的时候,我们回国,订婚仪式就在那时候举行,帖子都印好了,你司叔叔把所有事都准备好了。’
'爸爸,我和司徒隽分手了。所以不会有什么订婚的。'
‘你们年亲人都那么草率?之前不还爱的死去活来的样子?’
‘我另外找了别的男朋友。’童童匆忙的挂断了电话后就再也不接秦父的电话了,只怕过不了几天,她爸妈就要杀过来了……
童童这时候怎么都要拉着司徒隽帮自己一把了。几乎是同时,司徒隽给童童打了电话,秦童童看着自己手机,忍不住笑了一声“这能叫心电感应?”随后接起。
“你在哪儿,我想见你。”司徒隽说话风格不变,直接的道出了想法。
“美术楼,你来,我也有事要找你。”童童软软的声音还是让司徒隽很喜欢,轻声嗯了声就收了电话。
不想,他风尘仆仆的赶去,却没落得自己想要的,司徒隽觉得,自己这辈子的憋屈全让秦童童这个小,||jian||huo给他尝了。
“我和程单易在一起……”童童有些无情的说着,如果最终要和他订婚,她不知道接下去要怎么面对程单易,她害怕自己会和柳芊芊一样。游走在这两个男人之间,她只要程单易一个就足够了……
“哈哈……哈,那又怎样?你怎么就总是想不明白呢?即使订婚也不妨碍啊。”
童童心累的挥了挥手,“司徒隽,你能不幼稚吗?你就从来没喜欢过一个人吧。”
“我有喜欢你。”司徒隽恢复了一贯的笑容。
“你才不是喜欢我。你喜欢我不会和别人在一起的。”
“哈哈,你是指柳芊芊吗?可是,你开学那会儿就知道我们是这种关系了,还需要在意吗?”
程单易在听到司徒隽的话之后听不下去了,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十点多了,程单易还是没有回来,童童坐在沙发上,虽然看着电视,但一点点心思都没有,脑子也开始胡思乱想起来,就连拨打他手机,也没人接听。
一直到十一点多,才有人按门铃,她急着出去开门,可打开来一看竟然是方二,他扶着程单易的身体,而程单易似乎是喝醉了,整个人和一滩烂泥一样站不稳。
“别愣着啊,快过来帮忙扶一下。”方二对傻站在一边的女人说道。
“怎么会喝那么多啊?”两人一起把程单易丢在床上后,童童才不解的问着方二。
“不知道……”方二也不知道要怎么和童童说,他现在也矛盾的要死。“我还有事,先走了,你好好照顾他啊,他今天喝的特别的多。”



芊芊【h】 < 学长的诱惑【1vs1.高H】(木兆)|
: books/673930/articles/7757520


芊芊【h】 < 学长的诱惑【1vs1.高H】(木兆)|芊芊【h】
两个小时前,程单易打了电话给方二,两人约在酒吧,方二赶到的时候程单易已经喝了不少了,包厢的桌上倒着几个酒瓶,程单易看到方二,托着他就又干了一瓶洋酒。
“你怎么了?”程单易这样喝很反常。
“童童一直知道……她知道……”一个晚上,他就是不断的重复着这句话,然后就倒下了。方二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他们这一段还真的是孽缘啊。
童童用热毛巾擦着程单易的脸颊,清秀的脸上露出了浓浓的担忧“你究竟是怎么了啊……”她小声的咕哝着,躺着的男人接触到热毛巾好像觉得不怎么舒服,微眯着一双迷人的眼眸,当看到这个让他生气的女人时,顿时酒醒了大半了。
他翻了个身压住了原本坐着的女人,一双手也不再空闲,充满酒气的薄唇吻上童童的唇。知道他是喝醉了,所以童童也没有推拒。
“芊芊……你的唇好甜……”男人迷迷糊糊的话让童童整个人都呆住了,他……竟然吻着她叫柳芊芊的名字……
“程单易……”程单易的手拉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