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的诱惑(校园h)-分卷阅读40

她的小,||nei||ku,母指有些粗鲁的挑逗着花穴上的小核,而中指就毫不留情的,||cha||jin了,||xiao||xue中。
“不要……不要啊……我不是柳芊芊……”童童扭动着身体想要逃开,程单易却更快一步的抽下自己裤腰上的皮带,缠在她的手上,和床头固定在一起。轻薄的睡裙也被他撩起,直接露出了一对娇乳。
他俯下身,用力的吸允着童童的,||ru||tou,原本浅粉色的乳尖被他逗弄的晶莹水润的。“芊芊,你怎么不叫啊?是不是不舒服?以前不是只要一逗弄你乳尖,下面花穴就会湿,怎么到现在还没湿啊?”他的手指摸着童童的花穴,却叫着芊芊。她很不争气的留下了泪,却还是倔强着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
程单易不是没看到童童的眼泪,他却选择视而不见,用拉起的睡裙遮住她的脸蛋。隔着丝柔的布料,吻着她脸颊上的泪水。
“不要!”童童无助的说着,小腹内有股熟悉的空虚感却被他唤起了。
他探出温热的舌头,描绘着童童挺立的乳尖,大手慢慢的往下移动,探进她双腿间,“芊芊,你的身体好美。”程单易的双手按住了她的膝盖,硬是往两边扳开那雪白匀称的双腿,水润的花朵在眼前绽放,毫无遮掩。
“程单易……不要……”童童还是挣扎着,扭动身体。
见她挣扎,程单易的身体挤进她的双腿之间,让童童无法并拢。 俯下头,探出舌尖,轻佻的舔着已经水润的花穴,他忍不住吸吮起来,舔尝因,||ci||ji而流泻出花穴的爱蜜。
“啊……”童童全身都轻颤起来,她弓起了身子,呜咽,||shen||yin着。
程单易的唇含着花穴上的小核,手指同时插入了她腿间紧窒的花,||xue||kou,有着湿润的滑液,让他很容易就插入狭窄的花穴。
下一刻,他的手指就开始,||chou||cha起来,童童的,||xiao||xue紧紧的咬住他的中指,每一下进出都摩擦着花壁,他的手指也不断的在寻找里面的那块软肉。
童童已经受不了身体上的,||ci||ji了,扭动起泛着红的身体,就连臀部也随着他,||chou||cha的手指而摆动,一声声娇吟再也藏不住了。
“唔……不要,不要碰那里……”指尖在碰触到她花穴中软肉的时候,童童颤栗的卷起了脚趾头,他轻转着手指,舌尖还是舔弄着花穴上的小核。
他一手拉下盖在她脸上的睡裙,满意的看到她脸上流露出的欲望。“,||xiao||xue咬得那么紧,那么湿,是不是想要了?”他坏坏的问着,明明对她身体的反应再清楚不过了,却还是一再的询问。
“嗯……”童童羞怯的别过头去,不敢看程单易的眼睛,可身体的反应却泄露了心声。
程单易脱去身上的所有衣服,一手握着已经肿胀的,||rou||bang,顶在他的花穴上方磨蹭着。然后一个挺身,完完全全的进入了童童幽窄的,||xiao||xue中。
“啊……”一声满足的声音从程单易的口中叫唤出来,他眯着眸,想要她伤心,想要她承受和他一样的痛苦,而程单易觉得自己不忍心对她粗鲁,却只能用言语,||ci||ji她“芊芊,你的,||xiao||xue包覆的我好舒服。”
芊芊?童童不知道程单易在搞什么,但他和柳芊芊有过吗?而那双褐色的眸子分明是清醒着的。她含羞的闭上眼睛,不想看到他嘴里叫着柳芊芊时候的模样。
程单易没有得到他想要反应,有点悻然,却又偏偏不让她爽快,身下的,||rou||bang速度陡然加快,在她的体内疯狂的,||chou||cha起来。
“啊……不要……”童童在他强力的侵略下几乎崩溃了,小腹处感觉热潮倾泄而出,全身控制不住地颤栗着。
程单易尽情的在童童的花穴中放纵,直到她的甬道紧缩着颤抖,雪白的娇躯在他身下无助地抽搐,欲望才终于窜升到最高点,抓紧了她的纤细的小腰,猛力进出着,,||chou||cha了数百下后才把津液释放在了她,||zi||gong的最深处。
欢爱过后,经历了数次,||gao||chao的童童疲惫不堪的喘着气,程单易抽出自己的欲望,解开童童被绑住的手,恢复自由的童童’啪’的一声,一巴掌打在程单易的脸颊上,不过程单易却装傻般笑了笑,睡倒在她的娇躯上。
被压着的女人却迟迟都没办法睡着,就算已经累的不行了,心里却一直在想,程单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是说,他的心里根本就不可能放下柳芊芊呢?无论是什么原因,她的心都已经被他划下了伤口。
第二天一早,程单易皱着眉头醒来,看到被自己紧搂着的女人,自己的眉头不禁一皱,原来就算是睡着了,身体还是会不自觉的搂着她,这一点让程单易觉得有些恼火。
他急着套上衣服,草草的洗漱了一下,就离开了自己的公寓。他才关上门,童童就睁开了眼睛,眼神有些空洞,这段情是要到尽头了吗……



退宿 < 学长的诱惑【1vs1.高H】(木兆)|
: books/673930/articles/7763563


退宿 < 学长的诱惑【1vs1.高H】(木兆)|
童童慢吞吞的从床上起来,身上布满了欢爱的痕迹,全是程单易留下的。
下午的课,童童一节都没有上,上了也听不进去,她回到宿舍,打包了自己的东西,去了学校后勤处,退了自己的床位,才带着自己不怎么多的东西到她父母早就为她准备好的公寓里。
没想到,最后还是住进来了……公寓很大,四室两厅三卫对她一个小女人来说,大的有些离谱。而循着地址到了目的地,她才发现,竟然和司徒隽是同一区。不过幸好,两人的楼离得有些距离,也不容易碰到。
房间里什么都有,而且就干净的程度来说,八成有人固定时间会来打扫。腾出了一间房间做了画室,晚自习她也不会再去学校的画室了,若是功课来不及做,在家里完成就是了……
用固定电话又拨了一次长途,只是为了想让父母知道她已经住进了他们准备的公寓里了,也好让他们少担心一些。
童童收拾完自己的衣物后,就一个人去了离住宅区不远的超级市场,打算一次多买些东西。才走到新鲜菜区,就看到一对情侣亲昵的走在一起,也在挑选新鲜的蔬菜,童童眼尖的看到是司徒隽,立刻拉着推车躲在货架后边。等他们走过去后,童童才出来。
女朋友了吗?童童买了些零食、饮料、方便面,在经过酒架前停住了脚步,然后一口气拿了很多灌装啤酒,又挑了几瓶红酒。
结账之后才有些后悔自己买多了,她根本没法搬回家啊……正在惆怅之际,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你一个人买这么多东西?”童童诧异的抬起头,却看到司徒隽已经从购物车里提起了几袋重物,留了一代零食让童童自己拎。
“没有关系,我自己拿就可以了。”怎么只有司徒隽一人?刚才明明身边还站了个美女的呀。童童四处张望的模样让司徒看见他,他抿唇一笑“你都看见啦?我让她先回去了。”司徒隽无所谓的耸耸肩。
童童见司徒隽执意要帮她拿东西,深知他打定主意的事情,是谁都改变不了的,也就由着他了。只是这样一来,他就会知道她的住址了……但转念一想,住同一区,遇上也是早晚的事情。
当走进小区的时候,司徒有些讶异,“你住这里?”
“恩,刚搬进来。”司徒隽将东西帮她都放进了冰箱后,才坐在沙发上。童童送上一瓶饮料后才坐在另一边的沙发上。
“谢谢你帮我把这些东西搬回来。”
司徒隽无所谓的笑了笑,临走前说了句“如果有什么事,就来找我吧,反正离得很近。”
当公寓里又剩下童童一个人的时候,她竟然又开始觉得寂寞了,甩了甩头,想把烦事全部丢弃,却怎么也丢不掉。
已经两天,童童连着两天都没去学校上课,程单易忍不住问了沈敏“童童怎么了?”程单易主动的搭话让沈敏愣了愣。然后当听清楚内容后才不冷不热的说了句“两天前已经退宿了。所以我不知道她怎么了。”
退宿?他从来没听她说过啊,而且之前就算住在他的公寓里她也没有真的去办理退宿啊。一股慌张感在他的心里蔓延开来。
拨她的手机,就是直接飞去留言信箱,程单易有些不确定童童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他自己都没有发觉现在的他脸上是有多紧张。
周六的早上,童童睡得很